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翻仙劫_ 第二章-

时间:2021-05-28 19:0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阳老师小说翻仙劫 第二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同时借势后撤三丈有余,黑衣人一看躲过了自己的一刀,转身杀入西边官兵人群,刀光一闪倒下一片官兵,杀出一个口子。

    一行几人帮忙搀扶几个老人女眷向西撤去,领头之人和秦志远断后,跟着向西撤去,只是四十几个人,又平时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又在牢里被折磨了段时日,根本跑不起来,而马匹又不多,很快遍被后面的官兵追上。

    而南边已经看见大队人马在向这里快速跑来,法场在城郊,向西不远就是城外西郊的一个小镇,一行边杀边退,很快就来到了小镇,镇中间的大街上空无一人,靠近东口的地方有个二层的的客栈,黑衣人断后,一行人躲进客栈,而南边来的官兵也到了跟前,把客栈围了起来,宦官在两个士兵的搀扶下到了客栈门口。

    救援而来的官兵里有个领头的青年将领一身银色铠甲,手提一杆长枪英气勃发,跨马堵在客栈门前,看了一眼伤重的宦官不屑的说“黄公公,前几天我父亲就曾告诉你说让在下领一队人马跟你前来监斩,怕有歹人劫法场,你还拒接他老人家的好意,还夸下海口说没人能从你手中把人劫走,现在怎样?若不是父亲他老人家想的周道给你一个传令哨,黄公公怕是要交代于此了吧?”

    官家少爷口气很是傲慢,连皇宫里传旨的公公都不看在眼里,宦官抬头看了这青年一眼似是不想与他争辩。

    青年将领毕竟也是熟悉官场之人,到也不敢再挖苦这太监,又叹口气说到“公公虽然武艺高强,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啊,这县城衙门里的士兵毕竟不如我们军营里的孩儿强壮勇猛,帮不上公公什么忙的”

    他以为对方来劫法场的数人是联手伤了这位公公,却没想到是一蒙面黑衣人自己就把这宦官打的重伤于此

    “黄公公且先在后方休息,看小将我把这一番反贼的头颅交于公公回去交差”青年从马上翻下对黄公公说到

    “那就有劳钱小将军了“黄公公脸色苍白,说话都已有气无力了,还特意在那将军前面加个小字,自是为了在言语上出口气

    那钱将军听到这话也是微微皱了下眉头,转身大声喊到“弓箭手准备”

    呼呼啦啦一大群人瞬间把这个客栈围的是如铁桶一般估计连个苍蝇都飞不过去。

    客栈里一群人沉默不语,本以为有人来救,能逃出升天,却没想到又被堵在了这个,形成了瓮中捉鳖之式,每个人都是垂头丧气,沮丧的很

    秦志远把自己的父亲安排好,让坐在一个圈椅上休息,转身就朝那黑衣人跪了下去说“秦志远谢英雄救命之恩”黑衣人急忙上前把秦志远扶了起来说“秦大人使不得,使不得”然后转头看向领头而来的那人“是卢贤侄请我来的,要谢你得谢他”

    秦志远听道赶忙转身就要朝这位卢姓跪下,姓卢的赶忙上前两步托住了就要跪下的秦志远,急忙说道“恩公若是跪我,便是折煞我了”秦志远很是茫然的看着这位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人说“何来恩公一说?我不记得我曾施恩于你啊”

    卢姓男子转身朝秦家家主,躬身一拜后说“当年卢汗两国边境打仗,我与父亲还有一众家丁先行把家里的家产往山里藏运时遇上了汗国边境的土匪,拼到最后只剩我与父亲两人,眼看要死于土匪刀下,被路遇的秦老爷看见,当时秦老爷捐赠汗国前线粮草往回走,有官兵护送和秦家送粮而请的镖局高手一行人,秦老爷看我二人可怜,便让官兵和镖局的高手把土匪杀跑救下我和父亲,并赠于马屁和干粮又让数名家丁送我们回去,说两国交战是国家之事,我们平头百姓之间又无恩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恩同再造,卢家永不敢忘。”

    “如今秦家有难,我和父亲听到消息之后,连忙邀请柳叔叔前来救人,日夜兼程就怕敢不上,父亲自那次被土匪劫路之后回到家中便一直卧床不起,不然此次定然也要前来,父亲说即使救不出恩公和恩公家人,也要和恩公死在一起”这位年轻人慌忙之中,一口气竟说了这么多。

    秦志远听后慢慢点了点头,才知道当年授意父亲捐赠前线军营粮草之后,居然还有此等事,这么多年了也没听父亲提起过。

    又想了想秦家的家风也是乐于助人,并不会索人恩果或时常挂于嘴边。只是眼下虽从法场的虎口逃了出来,这又掉入了边境守军的狼窝,真是祸不单行啊。

    这时门外的官兵已经冲了这是第三波了,都是些贪功之人,柳姓黑衣人带来的几个虽不是武林高手,但毕竟还是比上阵打仗的士兵高很多,几人虽多多少少有些轻伤,到也杀掉了二十几个士兵,客栈一楼门口里外倒了一地的尸体,秦家有几位胆小的家人吓的躲到角落里瑟瑟发抖,只听窗外一声令下“所有人听着没我的命令不许再功,违令者斩”

    钱将军下完令又朝身边一个穿布衣的中年人问到“先生怎么看?”那布衣中年人似是将军身边的谋士,说到“如此简单之事,少将军又何须问老夫。“小将军看了这谋士一眼没有说话。

    布衣中年人看了看宦官说”围得水泄不通了,还不一把火烧了算了,难不成屋里的人能遁地不成?“

    屋外说话之人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所以屋里的众人听的清清楚楚,众人一下子都脸色苍白,”老爷这可怎么办?“一个老妇人见所以人不说话,便着急的问坐在椅子上的秦家主。老头抬眼看了妇人一眼转头说”卢公子”

    “恩公请说”

    “我秦家今日本就是以死之身,并不惧怕什么,即便是含冤也是上天安排,只是连累了卢公子和一众好汗身陷绝地,秦某有愧”

    “恩公快不要这么说,爹和我的命本就是恩公所救,今日便是一同死于此地,爹爹也不会怪我不孝”

    “不可,此客栈现在是不是已经空了?“老头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是的父亲”秦家的另一个儿子站起身来说,躲进来之后他已经转了一圈想寻找些结实的物件来堵门和窗户,早发现客栈里已经没了人

    老头叹了口气说“那就是了,当年秦家没有壮大之前,便是经商,干的就是客栈,也就是这家,后来家大了,就把这客栈给了下人经营,当年建造这间客栈的时候,我还年轻,我们辈辈生活在这里,边境匪徒多,所以当初我的父亲在建造的时候,在后厨的下面留有一条地道,只是此地道太短,只挖到镇东口的城隍庙旁边,所以也仅仅是逃避了火烧,却逃不过官兵的追杀,想那城隍庙旁边的马厮肯定早已空了,这么多人又没有马车,怎么逃的掉?”

    “秦老爷不曾看错?可真确定这客栈有地道?”黑衣人转身问到

    “柳壮士,你冒死前来相救,我又怎会骗你”

    “那即是这样,我可以保你秦家留后,我们兄弟几人脚上还有些轻身功夫,只是我们一行人不算卢少爷有八个,现在有一个兄弟刚才伤的较重,其余七人每个人还可再背负一位,卢少爷我必须带走,还可帮秦家再带走六人,秦老爷可尽快决定”

    “不,我不能看着恩公在此受难,柳师傅请回去转告我父亲,我要用我换秦恩公活命”

    “不可能卢少爷,要说也是你回去亲自告诉你父亲”

    这时窗子已经有白烟钻了进来,看来外面的人已经开始放火。

    秦老爷慢慢的站起身来说到“秦家众人听着,今日蒙难我秦峰到了阴曹地府也不觉有愧于列祖列宗,志远和玉静以及肚里的孩子要活”

    “爹,我怎可和”

    “住嘴”老头叹了口气接着说”志景和小红刚成家不久,也要活,志林和凤儿还未成家,不能留在这里,柳壮士还请你带我三个儿子和儿媳,女儿逃出去,你四人听清楚了,此后如果能活命,不可在一处过活,志林跟跟志远走,风儿跟你志远走,从此改名换姓,不可再姓秦,也不可在这汗国生活,要远走他乡,而且终身不可复仇,你们都是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并告诫所有后世子孙不可入朝为官,其余秦家之人不准走地道出去,与其被官兵追上死于荒郊野外无人收尸,便与我一起死于这秦家祖业之地,一起去见那地下祖先”

    “老爷”“爹”

    一家人全都跪在了地上,而周围的火也是越来越大了

    “唉,该走的走吧,志远要记住,此事爹从来没有埋怨和怪罪你的想法,你无需自责,多年不见,再见却是在那牢狱里面,爹也没有机会与你说说话,今日之后更是没有机会,爹只想告诉你爹从来没有后悔送你入宫,好了快领着凤儿去吧,日后要好好活命”

    “爹,孩儿不孝啊”

    秦老爷不再说话,只是往后坐到了椅子上,摆了摆手,似是有些累了

    柳姓黑衣人二话不说,对秦老爷一个拱手,手一挥拉着卢少爷就往后厨走去,其他壮士拉起跪在秦老爷面前的一排几个人,往后厨追去。

    一小会火势已经将整座客栈淹没,镇上的百姓吓的一个个都躲在家里不敢露面,这客栈本就在靠近镇东口的官道边上,往东出了镇东口的牌坊再往东百丈左右就是城隍庙,所以当一行人从城隍庙旁边出来的时候,正好有眼尖的官兵看道,马上就有人大喊,将军有人从镇东口 跑了。

    骑马小将拨转马头一看,说到“请先生与公公坐镇此地防止反贼声东击西从客栈跑出来,张少尉带你的手下从那地道往回搜,一个不要放过,除了步营的兄弟围此客栈,骑营的全部跟我捉拿反贼,驾。”

    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朝镇东口追去,后面紧随一小队步兵往城隍庙旁边跑去,搜查密道。

    再说那一行人从庙旁边的马厮出来,躲在里面不敢动弹,秦志景看着远处的官兵瑟瑟发抖,带着哭腔说“哥,这可怎么办啊,爹他老人家还在里面呢,我们得救他啊”

    “救,怎么救,你我活命还要靠他人呢。别哭了,大男人家的,哭什么哭”

    “都怪你,呜。。。。。当初要不是你上京怎么会惹得这端祸事到咱家,呜。。。。”

    “二少爷这你不能怪大少爷,他也是无心的,现在不管怎么说,我们是从客栈里逃出来了,当下我跟柳叔叔商议了一下,他跟我还有其他三位叔叔带我和大少爷从官道向北进汗国境,然后一路挑山间林间小路躲开大队骑兵的追杀,直至安全之地,你则又郑叔叔带的人护送你们从官道往南走,进卢国边境的丛林,这丛林广袤无际,里面有很多单独的部落和小镇,其中有一个部落的首领跟我们卢家关系很好,我会让郑叔叔把你们送到那里,绝对的安全,想来追你们的官兵一是对从里不熟不敢深入,二是也不敢大肆的闯入他国境内”

    秦志景一听赶忙说到“我要跟大哥交换,我去引开官兵。”

    “闭嘴,你跟志林要好好活着,你们还年轻,志林还小,你一定要照顾好他,抚养他长大成人,不能让你们颠沛流离的去当逃犯,要记得爹交代的话”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的手绢,打开之后是断了三份的玉佩,秦志远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又放到怀里,把其他两个分给另外的两个兄弟,三兄弟泣不成声。

    “好了,走了,再不走,等会他们进去一会就该发现少人了”黑衣人赶忙催促道

    “大哥保重”

    “你们也一样”

    说完两拨人同时从院子里冲了出来,一人背负一个,朝两个方向跑去。

    小将军领人到庙口,看了一眼往北而去的秦志远,说“你们几个往南追,格杀勿论,不要活的只要尸体,别进边境丛林太深,其他人跟我走”朝马屁股上一鞭子就追了出去。

    前面几人轻身功夫确实不错,一小会跑的只能隐约看见身影,而且专挑林间小路走,后面的骑兵虽然追的快,但是始终不曾拉近距离,领头小将咬牙切齿,本以为到嘴的功劳,反而要变成罪名,不由的加重了手中的鞭子。

    约莫追出了有三十多里,前面隐约可见一座大山,如若让他们进了山可就真的是放虎归山了,前面逃的人也看见了山,不由的心喜便提了口气,加快了脚下的速度,但是毕竟人力有限,而且还背负着一个人,加快脚步没多长时间就又慢了下来,后面的追兵一看就都露出了笑容,渐渐的越来越近,小将军骑着快马弯弓搭箭,对着那黑衣人就是一箭,不亏是将门后代,这骑射的功夫及胳膊上的臂力确实惊人,黑衣人来不及躲避,腿上中了一箭,速度一下子就慢了下来,众人都担心柳姓黑衣人和卢家少爷,便都慢下脚步。

    “大哥,没事吧?”背着秦志远的汉子扭头问到

    黑衣人忍痛把箭拔出来说“没事,赶快走,别管我”

    没想到,紧接着又一箭射来,嗖的一声射进了凤儿的后身,劲道之大箭头从前面人的胸前露了出来,射了个对穿。

    两声大喊“凤儿”“老郑”秦志远从那人背上跳落,滚爬着跑到凤儿身边,将她翻过身来,抱在怀中,却发现已是只剩出气,没了进气了。

    秦志远哭喊道”凤儿,哥对不住你啊,你小小年纪就这么没了,我怎么跟咱爹交代啊。啊。。。。。啊。。。。。。“秦志远仰天大喊“赵峥你便是坐稳了这天下又如何,爹,我光宗耀祖了又如何,啊。。。。。。”

    这一停顿,小将军领着的骑兵瞬间就冲到了跟前,十几匹马围着几个人不停的打转,钱将军提了提手里的长枪,枪头指着秦志远说“跑啊,你倒是跑啊,看你有多大能耐能跑的出本将军的手心”

    秦志远抱着怀里的凤儿,脸色苍白,狠狠的瞪着马上的将军

    钱将军撇嘴一笑说“今日你们都将死在这里,不过有一人可活,那就这位貌美如花的夫人,本小将正好好这一口,你们几个等会动手的时候不要伤到这位美人,本将军要带回去好好的享受享受,啊哈哈哈”

    秦志远咬紧嘴唇,嘴角慢慢的流出鲜血,握紧的双拳在隐隐发抖,不知是怕,还是恨。旁边一群官兵在肆意的嘲笑着

    “将军你有美人,可小的们什么都没有啊”

    “放心,这美妇我玩够了,调教好了自会赏于你们骑兵营,就像以前赏给你们的那些,让你们白天骑马打仗,晚上骑人打仗,怎么样?”

    “哈哈哈。。。。。哈哈哈。。。。。。先谢过将军赏赐”一群人同时喊道

    秦志远突然跳了起来,跑着朝那钱将军撞去。

    钱将军倒转长枪,用枪杆给了秦志远一下,秦志远被捅到地上,吐了一大口血。

    这时蹲在死去郑姓汉子身边的柳壮士,慢慢站了起来,看了钱将军一眼“很好,你居然杀了我兄弟,那今日便留下尸首陪葬吧。

    姓柳的突然拔刀而起,一跃丈高,自空中一刀朝小将劈了下去,钱将军急忙双手举枪挡下这一刀,咔嚓一声枪身应声而断,钱将军又抽出腰间配剑跟柳壮士打了起来,这时其余士兵也连忙分为两拨人上前,一小群人去帮钱小将军,另外一群人去围攻剩下的两名好汉,黑衣人将小将军逼到马下,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凌厉,若不是腿上中剑在先身法不够迅捷,早就将这飞扬跋扈的小将斩于刀下。

    几个士兵不断的攻击柳壮士的下路,本就受伤的腿更是出血更多,围过来的几个士兵拼死又在那伤腿上砍了几刀,其中两刀深可见骨,狼狈不堪的小将军一看大喜,本想逃跑的他,转身又攻了上去,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本是一身精湛武艺的高手,却被几个平生根本看不到眼里的士兵和一个三脚猫功夫的小将军打成重伤,也真是奇耻大辱。

    其实这也不是柳壮士功夫不行,从劫法场于黄公公拼掌力,用刀重伤黄公公,又负人前行几十里,中箭被追上之后,又被数人围攻,竟是一刻不停,毕竟是血肉之躯,又怎经得起这一连串的折腾,他还是领头之人,便是心力也劳累不少,这时剩下的两名士兵互看一眼,其中一个又是拼死冲了过来,死死的抱着柳壮士的伤腿,双手插进了刀口里。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那个士兵也被柳壮士用手刀削去了脑袋,就这么一停顿,钱将军一个直刺把手中长剑插进了柳壮士的左胸,柳壮士恼怒之下,用左手抓住了插进胸口的剑,钱将军一用力拔不出来,刚要撒手,一把长刀已从头顶劈下,钱将军脖子一歪倒在了地上,柳壮士终是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剩下的那个士兵一看将军也死了,敌人也倒下了,再环顾四周一看,另外一群人被卢少爷和另外两个好汉杀的七七八八只剩三个人,各自捉对一个在互杀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